《从2008到2022》 :女排仍是中国集体项目的巅峰

体育
2阅读

进入2021年,搜狐体育视频节目《从2008-2022》奥运访谈开播,新一期《从2008到2022》:中国集体项目现状分析。搜狐体育资深记者郭健对话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和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那么,他们究竟都发表了什么观点呢?

1900年在法国巴黎举行的第二届现代奥运会上,足球、橄榄球等集体项目首次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这标志着集体项目从此开始进人奥运会。由于古代奥运会进行的只是个人之间的比赛,因而在第一届现代奥运会上,尽管一些集体项目在欧美等国广为流行,但为了遵循古代奥运会的传统而未列人比赛项目。这种情况在第二届奥运会上发生了变化,集体项目正式成为比赛内容之一。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说起集体项目,大家有一个误区,会把集体项目比赛和团体比赛混淆在一起,我觉得现在大家普遍认知的集体,主要是首先同时上场人数多,那比如说像沙排,乒乓球,羽毛球的混双,已经排除在这个定义之外了。另外一个,大家都认识的,或者普遍认为的集体项目应该是同时在场上进行比赛,有对抗性的。举个例子,花样游泳的比赛,算不算集体项目?我觉得,在我的理解里面,不能算集体比赛的,因为你是同时上场了,多名运动员在进行比赛,但是没有产生跟其他队伍的一种对抗性。所以,和很多集体比赛,你会看到一个谁对谁,是一个比分,而不是说打分,我得了99.9分,你得99.8分,而是一个比分是9比8,还是7比6。所以,首先应该是同时上场的多名运动员,超过两个人以上,那么另外一个,又同时在场上的一个对抗性,这种项目,我们才定位为是集体项目。当然,这也是有争议的,有的说,我们体操拿过团体冠军啊,其他项目也有冠军呀,但是我觉得这跟我们普遍认为的集体项目,我觉得是有区别的。”

集体项目:是至少三人以上具有相互合作且对抗性强的体育项目。例如,篮球、足球。个人成绩的累计叠加,不符合集体项目定义。

“夏季奥运会上,集体项目像我们知道的足篮排,像棒、垒球,现在重回奥运了,水球,包括橄榄球,现在都会亮相在东京的舞台上。当然,现在聊集体项目,还因为上周女足拿了一张奥运会入场券。但是我们回头来看,现在女子已拿到了六个项目的入场券了,女排,女足,女篮,然后女子橄榄球和女子曲棍球,还有女子水球队,那男子现在看不到什么太大的希望,虽然原来我们还可以参加落选赛,但是现在真的是男子集体项目,一票难求,我觉得让人比较感慨的,其实我们历史上的集体项目中,我们确实留给大家一个这个阴盛阳衰的一个印象,这种概念也确实存在。女子项目好一些,我们男子项目的优势是男篮,我们其实一直都拿到奥运门票,没问题的,但这次可能面临历史上的一次倒退,我觉得这个事也是让人觉得比较感慨的。包括我们男排,在八十年代的时候,还是比较有竞争力的,那时候也是世界的一支劲旅,很多其实现在流行的排球一些技战术打法,都是当时中国男排进行创新,到现在还在沿用的,有很多很多这样的技战术。但是现在我们的排球,确实也是冲出去比较难,这都是比较让人唏嘘的。其实还可以提到一个,1996年奥运会上,我们女排、女垒,还有女足的三块银牌,当时是觉得,哎呀,三块银牌,当然大家的心都吊起来了,同时又觉得很惋惜,觉得我们这三个项目发展的前景的,但是也随着后面比如说像垒球,有几年奥运会不设项目,那我们的奥运策略战略在这里面的体现很明显,我后面很快就出现了人才断档啊,我们女子曲棍球曾经也是实力很强,但是一直都没有一个绝对的、特别好的成绩之后,那么随后的后备人才也出现断档,等于说体育局对这个后备力量的投入上也发生了一定程度下滑,导致我们现在整个集体项目都面临或多或少的问题。虽然说,即便我们女排最近在郎平指导的带领下,最近这两个奥运周期又拿了三个世界冠军,今年也是女排夺冠的一个最大的热门,实际上我们女排像联赛,我们后备力量还是存在或多或少的问题的,这些都有待于我们的未来,必须要重视的,然后想办法去解决它。希望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所有的集体项目上,都出现一次向上的积极的力量,积极的因素吧。”

女子足球项目于1996年奥运会成为了正式比赛项目,中国女足参加了除2012年伦敦奥运会外其他5届奥运会女足比赛的争夺。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中国女足发挥出色打进了决赛,特别是和巴西队的半决赛,中国队在1-2落后且后防大将温丽蓉被罚下的不利局面下。主帅马元安一次关键的换人换上了韦海英,依靠她的两粒进球中国队3-2逆转巴西晋级了决赛。在决赛和东道主美国队的比赛中美国队凭借米娅哈姆下半场一粒有争议的越位进球2-1击败中国队获得金牌。中国女足拿到银牌依然是中国女足在世界大赛的最好成绩。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如果说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话,那肯定是女足了,为什么留下最深印象的?因为是上周比赛刚刚结束,实际上比赛的结果是比较让人揪心的。开局,中国队已经0比2落后,我还跟我们同事发信息说,我没有看错吧,因为咱们第一场客场小胜,但是第二场回到主场的话,我们想到可能会打平,可能会出现场面比较沉闷的情况,甚至说可能会出现有时候一个球小负,但是这样的情况我们都想过,到了上半场结束的时候就已经两球落后的话,这个不利的局面确实还是有点意外。结果到了下半场,中国队也是及时进行了调整,也是很艰难的把比赛给拿下了,拿下之后呢?实际上我们奥运会门票还是很宝贵的,因为我们都看到,比如说1999年女足世界杯的铿锵玫瑰,包括之前1996年奥运会上的银牌,给大家一个特别熟悉的印象,我们女足是一个世界级的强队,到国际赛场上去都是一种砍瓜切菜,见谁灭谁的状态,但是实际上这个已经不是现在那种局面了。咱们中国女足,一方面不要报期望值太高,还认为是一支世界强队,还拿20年前的眼光来看中国女足,实际上这是不恰当的。我们就摆在一个拼对手的角度,我们进了之后,我们把这个机会,当做一个学习,锻炼自己的机会,我们去拼对手,我觉得女足也还是有机会的。特别是看了一下中国队分组的情况,咱们还跟美国队很有可能分在一组,所以这倒是很巧合,因为美国队实际上也有很大的变化,所以到时候,可能也是一个比较有看点的比赛。”

中国女排是中国各体育团队中成绩突出的体育团队之一。曾在1981年和1985年世界杯、1982年和1986年世锦赛、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夺得冠军,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五连冠”,并又在2003年世界杯、2004年奥运会、2015年世界杯、2016年奥运会、2019年世界杯五度夺冠,共十度成为世界冠军(包括世界杯、世锦赛和奥运会三大赛)。中国女排是中国三大球中唯一一个拿到冠军奖杯的队伍。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中国的集体项目,那肯定是女排了,因为她们一直以来都是站在世界的最顶层,而且也可以想到排球在中国发展起来,在早期的阶段所面临的,我们当时要挑战的女排是前苏联,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那么跟他们去比赛,我们有输有赢,但是会让大家关注特别高,而且其实当我们赢的时候,会刺激民族的自尊心和凝聚力,每一个方面,都会在集体项目中扩大。另外一个就是在我们七八十年代,尤其是八十年代初期,当时男排女排出现成绩,就是国际上对抗的是前苏联,美国,亚洲范围内,你要想出现好成绩,那你必须考虑到对抗日本和韩国,就包括上周的女足比赛,因为是在跟韩国争门票,所以其实把大家情绪都调动起来了,如果说打一个其他国家,除了日本之外,我觉得有可能引起这种关注或者会下降一些,所以我觉得,这些年发展到现在的话,女排一直站在一个巅峰,一直是世界舞台上,包括在亚洲处于的领先地位,应该说是女排。但是,因为男篮的这种受众,我觉得一直也是很受关注的,我们曾经也是在世锦赛和奥运会上多次闯进前八的经历,其实也真的是可歌可泣的一群人,但是现在面临这样一个,就是我们国内的联赛,发展的相当不错了,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大赛的成绩上,包括世锦赛,世界杯,出现一些成绩上下滑,我们感觉到不让人满意,包括现在奥运会的门票有可能拿不到,这样一种比较尴尬的局面,我觉得可能我们多方,其实不仅是管理层,还是球员自己,还是我们的教练,还有我们球迷,都要反过来,都要进行更多的审视,多看看自己找问题,我们找出问题之后,才能发现怎么去发展这项运动。”

“包括刚才说到女足,我倒觉得现在我们看见女足也不要把我们提前定义,我们要摆正心态,但是我们也不要把自己看的太低了,因为从我们发展的历史上,我们在90年代曾经拿过世界的亚军,我们是属于发展女足比较早的那批国家之一,所以我们那批队员确实很优秀,出了一些成绩,但是反过来,我们如果考虑日本,日本拿过女足世界冠军,这个上期节目也提到,那说明我们亚洲人如果说发挥出自己特点,是有可能取得一个比较好的成绩,不一定奥运会一定要拿金牌,但是我们有可能对自己定位,对成绩是有可能获得更好的,一定要看好自己的位置,就能发挥出你的特点,比如说像王霜介绍的。她说,我就是跑,我们也要冲垮他们,那如果体能,现在储备的比你足,我在没啥优势发挥出来的情况下,我不能保证赢,我起码也不一定输吧。我觉得有的时候就是找好定位,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经过一定时间的积累,然后队员之间的配合默契度,我们一定程度提高方方面面的细节,我们还是有机会再获得一个好的成绩。当然,我觉得对各个项目来说,现在比较大的问题都是存在后备人才的问题,其实每个项目,比如我们现在还在依靠易建联往前走,我们现在还在靠王治郅往前,然后现在还在依靠姚明,那我们究竟到什么时候出现下一个类似于这种标杆性、旗帜性的人物?我觉得,出现的频次高,甚至让我们开始讨论到底现在谁真正意义上是领袖人物、领军人物,而且同时有两三个人的话,那我觉得,我们任何的集体项目才会出现一个蓬勃的发展,就像我们女排,其实每一次世界大赛夺冠的时候,是一群人都非常好,包括当年女足,其实每个人都是可以在俱乐部里面挑大梁,真的是每个人都可以书写很多的英雄事迹,但现在我觉得,我们断档断的比较狠,有时候你就觉得选出一个领军人物,或者说选出的代表,就是有点硬撑出来一样,这时候你指望他在世界大赛争取好成绩确实比较难。”

集体项目中一两人十分出色是远远不够的,每一名运动员不仅要个人能力强,而且要实力相当,不能有过大悬殊。集体项目需要运动员之间的默契配合,以及场上根据对手的随机应变。集体项目的队员人数较多,人多难免会有争执,那么沟通协作能力、团队意识十分重要。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男足,像世界杯,巴西每年如果说按个人实力去评估的话,前11个人加起来基本上巴西可能几乎每次都是前三吧,但实际上跟他的成绩也不匹配。首先,需要有能上球的这么多人,其次再说我取得相应差不多的成绩,如果你连人都很难选出来的话,那你就预期成绩,我觉得真的是异想天开了。”

1988年汉城奥运会预选赛生死战中,中国男足遭遇日本队,这是一场必须胜利的比赛,否则国足就只能止步奥运会大门之外。最终,凭借出色的针对性战术打法,国足顶住压力,以2比0完胜日本,首次杀入奥运会正赛,实现了国足首次“冲出亚洲”的成就。1988年奥运会次战,中国男足0-0平突尼斯,这是球队在奥运史上获得的第一分。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先从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说起,当时的奥运会男足实际上和咱们现在的奥运会男足比赛不一样,因为国际奥委会和国际足联的协商结果,只有青年队参赛,但是在那个时候,还是以国家队的形式。那时候,中国足球是一个相对黄金的时代,比如说像现在亚洲实力非常强的日本队,那个时候中国队打日本队实际上还是比较有心得的,队里有一批很有特点的运动员,预选赛的时候,当时咱们是主场输了一个,在日本的客场,然后刘海光把比分扳了回来,挤掉了日本,拿到了一张汉城奥运会的入场券。实际上,很多媒体也好,球迷也好,在汉城奥运会结束之后都批评中国队,当时说是这个史上最不思进取球队,实际上可能换在当时的这个舆论环境来讲,可能只是一个激愤的表述。但是实际上,我们把时间线拉长发现,可能这个批评对国足来讲是有一些严苛了,因为毕竟我们当时面对的是一个联邦德国。0-3输给了联邦德国,而且那个德国队里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球星,就是克林斯曼,所以可以说中国足球这么多年走过来,实际上在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也是一次非常有含金量的胜利,也是一个真金白银的胜利,当时可能球迷的心情是能够理解,希望能够到了奥运会的赛场上能够再进一步。实际上,我本人经历过2001年的世界杯外围赛,当时我在上大学,2022年世界杯打小组赛,当时也是希望中国队在世界杯上能够实现进一球。可能在十强赛的时候,我们还有一些机会,可是到了世界杯的赛场上,面对巴西,三板斧之后,巴西已经摸透了我们的路数。很快就会把场面控制好,所以当时也是很可惜,第一场打哥斯达黎加,还抱有一丝希望,把阵脚稳住之后,下面能不能偷一个?可是打巴西的时候就发现,哎呀,这个水平差的真的不是一星半点,当时如果肇俊哲的那个门柱,如果说能进的话,实际上都是对中国球迷的安慰了。”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队以东道主之便,直接进入决赛阶段的比赛。在决赛阶段小组赛中,共进行了3场比赛,先是1-1战平新西兰队,之后0-2负于比利时队,最后以0-3惨败于巴西队。最终以3战1平2负的战绩被淘汰。而在赛前这支队伍的目标却是“闯进四强”,不得不说现实和理想差距有些大。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我们再回过来说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因为当时中国队是东道主的身份参赛,但是队伍实际上运气并不是特别好,这个队的前身其实就是2005年克劳琛的那一届国青队,当时是被誉为很有希望的一代,但是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后面就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事,包括克劳琛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能够继续带队,然后在2006年当时火遍世界杯足球圈的杜伊科维奇,然后中国队先把杜伊科维奇请到中国来,带这个队,当时对于杜伊科维奇带的这个队,一开始成绩实际上也还是不错的,因为这个队伍就是为了对标北京奥运会的,成绩还是不错的。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把国足也塞给了杜伊科维奇来带,最后就导致了杜伊科维奇本人的精力有限,他又找了自己的老乡,福拉多去当国足的执行教练,然后杜伊科维奇是国奥的主教练,加上肩国足的总教练。总之,这是一个很乱的关系,比如说咱们三个人,如果咱们三个人去带一支队伍,每个人都有可能有各自的战术,更何况这么大的一支国家队。”

“各种关系交织在一起,最后导致北京奥运会之前,各种队内的各种矛盾,也是比较深刻,当时杜伊科维奇已经不能很好的履行主教练职责,当时在北京,北京奥运会之前,国家队确实经历了冲击世界杯的失败,然后呢,杜伊科维奇当时也很难在队里面去实行自己的职权了,所以对于杜伊科维奇的身份还是总教练,但是中国足协把殷铁生临危受命,当时用作中国国奥队的执行教练,然后杜伊科维奇已经这个搁置起来了。最后,国足在北京奥运会上的这个成绩也并不是特别能令人满意,除了打进一个球之外,但是这几场比赛还是没有能够实现能赢一场的预期。我们都记住了,队员在场上心态比较着急吧,因为实际上不光是队员,就包括我们作为媒体工作者,有时间心情也是很着急的。”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