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数字阅读用户付费意愿达86.3%,内容质量与服务有待提升

财经
3阅读

第七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日前发布《2020年度中国数字阅读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我国越来越多的用户愿意为高质量电子阅读内容买单,付费意愿达86.3%;且有26.8%的数字阅读用户每月平均花费100元及以上。高付费意愿背后,有81.2%的用户认为阅读行业迫切需要在内容质量、完善产品功能方面得到提升。

数据显示,2020年数字阅读行业市场整体规模为351.6亿元,增长率达21.8%;数字阅读用户规模达到4.94亿,增长率5.56%。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副研究员原业伟表示:“电子阅读市场除了网络文学的基本盘之外,有声书和儿童电子阅读市场增长趋势明显,本质上是技术革命引导大众阅读方式产生了革命性、不可逆的变革,而2020年的疫情加速了这一变革的进程。”

网络文学仍占电子阅读付费市场半壁江山

“兄弟们,这本书一定会火,我已经all in了1万起点币!”——近日在起点中文网上开始连载的网络小说《我的治愈游戏》评论区里,一位网友兴奋地留言。按照起点的规则,将来只要小说的成绩达标,读者就能从预先的“投资”中获取不错的回报。起点中文网从收费电子阅读起步,这些年来公司的成长也见证了读者建立电子阅读付费习惯的过程,如今除了传统的订阅模式之外,读者还愿意为类似“投资”“催更悬赏”等升级的付费项目买单。报告显示,在每月平均花费100元及以上的用户中,为网络文学付费的占比达49.9%。

此外,用户对于优质网络文学作品的衍生内容保持关注的比例高达86.1%。尤其是衍生的影视、动漫作品,分别为60.2%、45.1%;付费意愿分别为37.9%、28.3%。例如网络文学《赘婿》被改编成电视剧后,总播放量超过50亿,反过来又拉动更多电视观众去起点中文网“补课”小说,一度曾让小说月平均点击量出现数倍暴涨。

不过,尽管有如此多的用户愿意为数字阅读付费,但他们的满意度并不高,有81.2%的用户认为阅读行业迫切需要在内容质量、完善产品功能方面得到提升。如果不能在内容质量上拉开显著差距,那么付费用户的增长空间有限,甚至可能“用脚投票”转向免费网文。据阅文集团财报显示,尽管2020年平均月付费用户数量增长了4.1%,但主要来自用户总数的增长,而愿意花钱的读者比例始终只能维持在4.5%。不能挖掘内部付费用户转化数量只依赖用户总数的增长,很容易遭遇瓶颈。面对外部越来越大的免费网文的压力,付费阅读必须为读者提供内容上或体验上更好的体验。

听书市场增长显著,儿童电子书增长迅猛

颜色鲜亮、画面夸张的《良好习惯养成书:幸福的小豆豆和小安娜》受到低龄儿童的喜爱;4岁以上的孩子已经有了朴素的是非观,开始喜欢《葫芦兄弟:中国动画典藏》等好人战胜坏人的故事;7岁以上的孩子则喜欢故事性和冒险性更强一些的《新版美绘西游记》……据儿童数字内容平台KaDa故事提供的数据,在KaDa故事平台上中国孩子平均每天阅读5.4本儿童绘本,“中国孩子的数字阅读量可能已经超越了美国孩子”。

今年的中国数字阅读报告首次将儿童数字阅读情况纳入其中,并提供了更广泛权威的数据:中国有74.8%的儿童2岁前就开始接触阅读,65.7%的儿童更喜欢数字阅读形式。并且由于中国家长普遍认为儿童阅读是教育而非单纯的娱乐,因而为孩子的电子阅读的付费意愿十分强烈,增长高达56.5%。原业伟认为去年的疫情对儿童电子阅读付费增长提供了契机:“去年大家都呆在家里,谁也出不了门。书店关门。印厂也印不了书。大家都猫在家里看手机吧。”相关数据也从另一个角度佐证了原业伟的观点:去年1-4月,儿童数字阅读类别的App活跃度增幅达40.2%。

成年人的“知识加餐”也是较为活跃的市场板块。在娱乐内容之外,易中天的中华史、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史启蒙课等收费音频长期居于喜马拉雅畅销榜前10行列。据报告显示,2020年音频付费增长显著,付费音频收入占有声阅读收入的六成。可以说,尽管娱乐仍然是电子阅读的第一大需求,但是当电子阅读与知识付费和教育相结合后,就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刚需”,为电子阅读的付费市场打开了广大的增长空间。

不过,随着知识付费是“贩卖焦虑”的质疑声音越来越多,已经呈现出渐渐降温的趋势;而不少语文教师也批评“听书”这种形式无法真正取代阅读所带来的教育效果。可见无论科技如何进步,电子阅读的实际效果仍然要经受人文价值的检验。

作者:卫中

图片来源:主办方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