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智能化作战怎么打

军事
25阅读

要点提示

当前,海上智能化作战已初现端倪,世界各主要军事强国纷纷加速推进理论研究向实战形态转化。在未来海战中,谁能抓住智能化机遇,谁就能掌控战场的主动权和胜战筹码。

随着智能科技快速兴起并广泛应用于军事领域,颠覆性地改变着海战的物质基础、力量编成、作战样式和制胜机理,推动海上智能化作战走上战争舞台。科学认识和准确把握其特征,是打赢未来海战的先导工程,也是加快海军转型建设、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海军的应有之义。

作战空间——

多维一体 全域融合

科学技术发展催生了新的战争工具和手段,使人类不断涉足新的作战领域,传统海战空间日益拓展。在海上智能化作战中,无人作战系统成为海战装备体系的主体,无人化武器装备可以适应极限自然环境和各类特殊环境,并长时间置身其中实施“非常规作战”,极大地改变海上作战的空间维度和范围。智能化情报侦察体系使更大范围的战场情况可被实时掌握、准确判明,为作战力量实施远程精确打击提供有效支撑。海上作战不再局限于三维作战,除在水面、水下和空中等空间展开外,还将在深海、极地、太空等空间进行。尤其是信息不透明、作战隐蔽性大的深海,正在成为实施跨域战略慑控的新领域。海上作战既在物理域、信息域内对抗比拼,也将在认知域、社会域内厮杀争夺,跨域非对称对抗与同域对称作战相互支撑、效能叠加,跨域战、多域战成为常态。同时,海上作战所涉及的各个空间日益交融,不同领域战场与海战场的相互影响日益凸显,作战行动可全时、全维、多向并行发起,对作战力量联合化、一体化的要求愈发严格,作战力量军地一体的趋势也更加明显。

制胜机理——

智能主导 敏捷攻防

战争制胜机理是指赢得战争胜利的规律、路径以及方式方法,它与战争形态紧密相联,新技术往往催生新的战争制胜机理。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深度发展,由此形成的强大“智力”广泛物化于海战装备及指挥控制系统中,渗透到从战场态势感知、作战任务规划、编组分布协同、目标毁伤评估等各个环节,为实现海上智能化作战奠定基础。由此,海战节奏变得快速敏捷,作战行动更加精准高效,作战效能的提升由机械化时代的以物释能、信息化时代的以网聚能,升级为智能化时代的以智驭能,智能化要素将渗透到作战行动各环节、各力量,分布式部署于战场全纵深,智能所占权重将超过火力、机动力和信息力。同时,高超声速武器、激光武器、电磁轨道炮等新概念武器不断涌现,自主无人等新质作战力量快速发展,为快速破网、毁点、断链提供可用手段,打击行动的反应速度、打击效能得到空前提高。在“智力”赋能下,OODA循环周期大大压缩,争取时间优势和行动速度、灵敏转换攻防态势成为夺取作战主动权的必然要求。制智权取代制信息权,将成为海上综合控制权的核心,能否夺取智能优势,成为海战制胜的关键因素。

装备体系——

人机混合 无人为主

武器装备是战争的重要物质基础。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促使智能化武器装备不断涌现,人与武器装备有机融合成为现实,海战装备体系得到革命性重塑。现有导弹、自导鱼水雷以及舰艇、飞机等装备经过“+智能”的升级改造,能够更加广域、持久、自主甚至创造性地遂行作战任务,作战性能呈几何级增长,在海战中仍占有重要一席。有人装备的自主性大幅提升,具有高度自主性、协同性、机动性、能够遂行多样任务的无人化武器装备大量涌现且投入实战,并成为海上智能化作战的主体,在群体智能技术的支撑下,各智能作战单元能够根据不同作战任务需求和战场态势变化,自主适应,动态调整,组成人机混合或自主无人作战集群,逐步形成有人无人一体的海战装备体系。2015年3月,美海军研究局完成“郊狼”无人机的单机测试;2018年,完成由100架地面和低空无人系统组成的“蜂群”在城市环境下自主执行任务能力验证;2020年8月,美海军宣布正在开发可遂行攻防任务的高达100万架规模的“超级蜂群”。有人与无人装备体系、无人作战与保障装备体系相互渗透、融为一体,将产生优势叠加、聚合倍增的效应,将使部队体系作战能力实现整体跃升。

作战编组——

精干灵活 自主重构

在人工智能、作战云等技术的强力推动下,网络信息体系呈现出全域感知、泛在互联、按需订制、实时安全的发展趋势,加之海战装备体系的智能化水平快速提升,为构建“一编多能”的海上作战编组创造了条件。未来的海上作战不管战场态势如何变化,在智能化网络信息系统的融合支撑下,全域多维部署的每个作战单元都可得到整个作战体系的智力支持,实现广域范围内即时、精确的聚能和释能,实施平台无人、指控有人、平台分散、火力集中、灵活适配、自主作战的体系较量。与此相适应,海上作战力量由有人平台为核心的大编队为主,向以有人无人混合编组或无人异构编组为骨干的小集群为主转变,由集中部署向分散部署转变,由中心化结构向去中心化结构转变。在此基础上构建的海上作战编组,必然是精干多能、灵敏高效、高度开放的有机系统,能够因时、因地、因敌自主适配和动态重构,从而具备主动协同的多样化作战能力。

作战方法——

分兵集火 聚优慑控

集中优势兵力是亘古不变的作战原则。海战场广袤无垠、四通八达,作战力量能够广域机动、前沿存在、持久部署,决定了海战“集中的精神实质在于相互支援”。进入智能时代,这一实质被赋予新的内涵。从目前情况看,主要是通过构建跨域分布式的体系架构,将高价值大型有人平台的功能分解到大量小型无人作战平台上,获取更高的作战能力。未来海上作战中,广域部署、弹性配置的各种作战力量和单元,根据预设方案或作战临机需要,以灵活自主的快散快聚,动态集中作战效能,使各领域力量跨域联手,实现多种优势在关键时刻叠加聚合,在关键时段和关键海区形成局部、瞬时的体系作战优势,再通过高韧性、网络化的杀伤链,精准释放作战效能,产生整体优势溢出效应,以形成多域对一域、全局对局部的压倒性优势。还可通过使用成本低、功能多、突防能力强的无人作战集群系统,对敌作战体系实施分布式饱和攻击,破击对手作战体系的关键节点和要害目标,阻滞、消耗对手海上作战力量,夺取主动权。

制胜关键——

跨域协同 联合制胜

海上智能化作战是高度融合的体系作战,更加强调体系支撑、精兵作战、联合制胜。因此,应坚持以广域覆盖的智能化网络信息系统为依托,将陆岸、海上、极地以及临近空间、网络、电磁等力量一体控制,将空中、水面等防区外打击与深海、浅海等突击紧密结合,将大中型水面舰艇与海空无人作战平台梯次配置,将平时预置的水面、水下武器与机动部署的海上机动舰艇编队、空中打击群等无缝连接。通过各军种、各领域作战力量的深度融合、硬杀伤与软对抗的协同增效,形成智能主导、多维一体、全域攻防的整体合力,达成各种作战力量的实时反应、快速机动和协同行动,为打赢海战提供支撑。尤其是随着深海空间作战优势的不断显现,可使用携带对地攻击、反潜、反舰、防空等武器的水下无人作战系统,由点到面、由一域到多域隐蔽出击、快速突破,实现以水下制海、制空、制陆以及制电磁空间的跨域非对称制衡。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